[晨读 – 崇明怒放西红花]

晨读 | 崇明怒放西红花

上星期,几位艺术家去崇明农联西红花研讨开展中心写生,很猎奇西红花竟然长在崇明,而且崇明仍是我国最大的西红花饲养基地!

《西红花》 (水彩) 杨建勇 绘

西红花,又叫番红花,也叫藏红花,是一款陈旧的中药,在中医里,它被当作活血通络、化瘀止痛的药材,特别以养血出名。比如你要去西藏、青海,热心人会立马引荐先服藏红花,好像它也有反抗高反的成效。藏红花其实便是西红花,而这仅仅西红花很多姓名的一种。西红花被使用的时刻好久,公元10世纪,波斯人供奉给神的花朵中就有西红花。波斯人用西红花作香料,它的赤色素被用来染织,听说染成的地毯色泽金黄不易褪色。这样的办法还被用在食物上,假如你去伊朗游览,还能吃到西红花饭,黄金色,滋味十分棒。

土耳其也盛产西红花,亚历山大大帝把用西红花沐浴的习气带回马其顿王国,顺带着培养了一路的西红花。印度的西红花则是波斯人给带去的,印度原产的西红花是姜科植物而非鸢尾科,色彩挨近但没有香味。迄今为止,西红花在印度仍旧用处广泛,但红花则属另一种植物。

在我国,甲骨文中的“郁”便是西红花,曾经的“郁金香”也是,这是今世学者饶宗颐考证的成果。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中有记载,不过他换了个佛系姓名“茶矩摩”。西红花本不产自华夏,唐代之后,西域进贡大大削减,“郁”也就不见踪影,今日的西红花多由印度、尼泊尔经西藏传入华夏,所以又被称作藏红花。在伊朗,今世的波斯学者称西红花为“我国罂粟”,由于他们信任西红花是从我国传到波斯的。

西红花在秋天开花,它的药用价值便是三根花丝,听说大约需求20万朵西红花才干制成一公斤制品,而且还必须是雌蕊。西红花不在地里开花,开花时节,花农得将其悄悄起出,移至室内,然后静待花开结丝。在崇明,第一次见其尊容,作为产品的西红花呈重重叠叠的赤色,干干的丝状毫无火气,典雅地堆满青瓷盘,一副宝贵值钱的姿态。

而培养室内,西红花却是另一种状况,满室的紫色鳞次栉比开满一片,水仙球状的花枝上唯有一花一叶,花开六瓣,三根金红的花丝重重地垂着,这一点与其他花蕊彻底不同,或许这便是有重量的体现。

所谓宝贵,不便是重量吗?(杨建勇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