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女高音和慧将在上海开唱,疫情最困难时,她的练唱成为意大利邻居们的最大期盼]_1

女高音和慧将在上海开唱,疫情最困难时,她的练唱成为意大利邻居们的最大期盼
阅历半途换道、无法停留、市郊避险、抢购机票、屡次检测、落地阻隔等种种艰难险阻,历时整整五周,女高音歌唱家和慧总算曲折回到我国,并赶在表演前三天出现在媒体面前。昨日,远程奔走后的和慧承受采访时略显疲态,唯在谈及行将举行的独唱音乐会时,眼中星光熠熠。素以勤勉著称的她慨叹:“自年头至今,已有大半年未曾表演整部的歌剧著作,就连登台次数也是寥寥可数,这在我职业生涯23年来绝无仅有,真的太牵挂舞台、牵挂观众了!”

图说:和慧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

12月24日,这位蜚声国际的闻名女高音将在凯迪拉克·上海音乐厅举行独唱音乐会。怀揣着对舞台的留恋和对观众的怀念,和慧此次露脸,特别带来具有和慧风格的经典歌剧曲目,并以《帕米尔,我的家园多么美》《我爱这土地》两首我国著作献给离别良久的我国同乡。

为坚持水准,自组线上音乐会

和慧是迄今为止仅有一起受邀国际六大尖端歌剧院的我国歌唱家,也是仅有作为榜首女主角登上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的我国人。在全球歌剧范畴,她被视作“我国给国际歌剧最大的礼物”,她也是乐评人公认“这个年代最好的阿依达”。

歌剧被称为“音乐艺术皇冠上的明珠”,而一名我国歌唱家之所以能让这明珠大放异彩,得益于她的天分,更归功于她的勤勉。和慧的勤勉众所周知,自学歌剧那刻起,日日练唱、不时练声,从未连续学习、从未连续登台、从未在歌剧艺术探究之路上哪怕有顷刻歇息。

图说:和慧被视作“我国给国际歌剧最大的礼物” 材料图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

但是,出人意料的疫情为舞台按下了“暂停键”,本来日程安排满满的和慧也好像一辆飞速奔驰的列车被踩下了刹车。“开始足足有两周的时刻,我就中止在那儿,茫然不知所措,一切的表演都撤销,歌剧院关上了大门,我彻底没有方向,也一点点没有想要歌唱的愿望。”和慧回想那段被忽然叫停的日子,是绘画“唤醒”了她,“画画让我平静下来,让我能重新开始考虑,怎么持续歌唱之路。”

图说:和慧在微博共享自己的绘画著作

人间万物,不进则退,歌唱艺术也同理,本来“曲不离口”的和慧,顿失舞台和观众,让她紧张。为让自己坚持本来的演唱水准,她和朋友们展开了合作式“自救”。她和远在莫斯科的男中音歌唱家姜尚荣、身在德国科隆的男低音歌唱家冉笑宇,还有舞蹈家、男高音陆国平组成线上练唱小分队,他们素日各自静心苦练,每个星期天在线上举行内部音乐会,轮番“登台”献唱,互相赏识和评论,以“小考”压力自我鞭笞,不断进步。
很快,和慧发现因疫情而困守的时日,成了可贵的“闭关期”,她得以从繁忙的表演中抽身,进行自我修炼。从本来日子轨迹中“抽离”出来的她,不光有了更多时刻练唱,而且霸占了两部对女高音而言难度极高的歌剧——威尔第的《阿尔奇拉》以及贝利尼的《诺尔玛》。

图说:和慧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

疫情也让本来疏离的邻里关系更为“严密”,往日总是来去匆匆的和慧,偶然在家练唱总要忧虑会否遭到街坊“投诉”。却在疫情阻隔期的某个傍晚,被街坊安慰:“莫非你不知道,现在咱们每日最等待的时分,便是你练唱时。”本来,意大利具有数量很多的歌剧迷,无法进歌剧院听歌剧的日子,同和慧比邻而居居然成了极大“福利”,“几乎便是劝慰心灵的良药”。

为父老同乡,高唱《我爱这土地》

此次音乐会恰逢上海音乐厅建成90周年表演活动的结尾,和慧将演唱选自普契尼歌剧《蝴蝶夫人》中《你,你,永诀我的宝物》、歌剧《托斯卡》中《为艺术,为爱情》等多首经典歌剧选段,更是专门为观众预备了《帕米尔,我的家园多么美》《我爱这土地》等我国著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担任12月24日音乐会钢琴伴奏的,是西安音乐学院音乐教育学院钢琴演奏与教育教师何扬。她在音乐会中也将演绎马斯卡尼《村庄骑士》间奏曲、威尔第《茶花女》序曲等钢琴独奏著作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