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七夕会·健康|“晨起第一课”]

七夕会·健康|“晨起第一课”
年轻时,被健身爱好者“挟制”,起床后就沿海堤跑步,我称其为“晨起第一课”。

  上世纪70年代初,我参与上海石化建造,来到金山海滨。那时条件粗陋,潮来白茫茫,潮退芦苇滩,同室人挤一间临设,白日作业,晚上睡觉,吃住、上班在一起,却也趣味多多。我被健身爱好者“挟制”,从被窝里拉起,沿海堤跑步,最长间隔,从金山嘴到金丝娘桥12公里,打个来回,相当于跑“半马”了。一圈往后,洗漱、早餐、上班,身心愉悦,精力充沛。
  未曾想,后被检测出心脏病,早搏一再,心律不齐。曾两次脉息骤停,深夜急诊,差点丢了小命。医嘱,只能静养,不宜体力活,不能疲乏,不能吃这喝那,操控“七情六欲”……虽然遵医嘱,仍常复发,寻医问诊,药不离身!想到要纸糊似的过终身,情绪低落,日子无趣。
  80年代,上海石化第2次增配房,独生子女分到两室户,没有包工队,水电木匠,厨卫装置,购材备料,全赖自己,忙前跑后,疲于敷衍。奇怪的是,虽然疲乏,心脏未现反常,两个月没犯病,安然无恙,我暗暗称奇!装饰事毕,试着康复晨跑,先三五百米,后一二公里,但12公里来回跑,不再突破了。雨天,在家做操,扩展四肢,活动筋骨,自称“晨起第一课”。
  1992年,又一次增配房,家搬到高层,200多住户一起装饰,电梯超负荷,常常“停工”;一天铺地砖,急等水泥,电梯又不动了,我与泥工每人半袋水泥,从底楼掮到20楼。过后,有些后怕,但心里清楚,“晨起第一课”助我闯过“考试关”。
  岁月如梭,不知不觉,自修“晨起第一课”30年了,我也走过了青年、壮年。2002年,公司重组搬家浦东,家在浦西,上班路远了,早晨时刻紧,我另辟蹊径,使用家中方寸地,做做操,拉拉韧带,做完“作业”,赶着上班;看到电视、书报、广告有些体式柔软、体能习气动作,默记于心,加进“晨课”作业。
  “晨课”成习气,哪天不练,如同黄梅天,浑身不畅,心慌意乱,胃口不振,修完“晨课”,散一身汗,周身酣畅,胃口顿开!
  儿子见我“入戏”,引荐钟南山作序的《身体使用手册》,腰部办理册:“健康和体形兼修,你会活得更精彩,腰部是健康的制高点和风向标”,我把转肩、胸部十字、击掌、俯卧撑、胸部扩展、伏地不动、侧身、上伸、超人式、麻花坐、X形仰卧起坐、坐式腿、“隐形椅”等17个动作,加进晨课作业,勤操练,不间断。
  我把身体当成健身馆,无需场所,无需器械,做好规定动作;对饮食作出规定,早餐前一个苹果,三餐主食加点零食,无蔬菜不吃饭,荤素调配;饭吃七分饱,不暴饮暴食,睡前五六小时不吃东西。哪天“作业”没做,找缝插针,化整为零,挤时刻补上。晨曦中透出曙光,我不再瘦骨嶙峋,冬季不再密不透风,寻医问诊可贵去,偶感风寒,服几粒胶囊,过几日就好了;心电图测验未反常,早搏、心律不齐好久没逮到了;B超肝胰肾、血常规(五分类)检测在正常值;早年深受其扰的失眠、肩胛酸痛不见了!
  年轻时的“晨起第一课”,使我不再似空心玻璃球,一碰即碎。搭档惊叹我身体柔韧、体型匀称,动作难度高,我则自鸣得意,幸亏“晨起第一课”没有付东流。(钱水根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